距离日展会开幕 还有
首页  ▏  加入收藏   ▏  中文  ▏  English
CCBN-BDF专题报道回顾
联系方式
企业参展:
010-8609 5411 / 5614 / 2648 / 5435 / 3437/1381
参观报名:
010-8609 3436 / 1340 / 5140
CCBN-BDF论坛报名:
010-8609 1381 / 1774
赵子忠:融媒体时代有线电视创新融合
发布时间:2015-06-18
信息来源:CCBN组委会

  3月24日,第二届CCBN有线数字电视运营商国际峰会在京隆重召开。会上,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赵子忠院长做了题为《融媒体时代有线电视创新融合》的演讲。

 

  以下是演讲全文整理。

 

  媒体融合概念在被提出来之后,经过了很长一段的理论发展时期,此后就媒体融合的方向,业界也做了很多实践。我们国家开始大范围讨论这媒体融合是在2014年8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开会的时候提出要推动传统媒体跟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我也非常有幸,被中宣部聘为媒体融合专家组的专家,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媒体融合做一些具体工作。实际上习总书记提出的媒体融合,跟我们前20年讲的媒体融合是有一致的历史趋势,但也有一定的差异。

 

  我们在过去差不多大半年中反复理解中央的精神,贯彻中央的意见,并进一步推动在媒体融合上的思考和理解,确切地讲,中央提出的媒体融合也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多的思考和命题。在中央提出媒体融合以后,电视台,包括中央电视台,SMG,湖南电广都做了很多工作,研究他们集团怎么跟媒体融合的结果;同样,报业集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研究他们跟新兴媒体怎么结合;今天,有线网该思考如何跟新兴媒体融合。

 

  其实在媒体融合的想法下,传统媒体一直都在做重大的调整,而这些也给我们传媒大学这样的机构带来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有些问题都比较有意思。比如中央电视台,先是建了一个CCTV.com,接着把cctv.com变成了网络电视台,其实早在PC的年代,优酷土豆创业的时候,电视台就已经开始研究怎么能够把视频的节目放到PC的终端上去。在做网络电视台的同时,电视台还在做另外一件事情,手机电视,手机电视的两大阵营我们都参与了,一个是电信体系的手机电视,到现在为止,电信的手机电视也在不断发展,另一个体系就是CMMB,电视台都在研究,怎么能够把电视节目在手机上占有一席之地,于是有了手机电视。在最近这两年的转型,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微博、微信和客户端,各个电视台提出的困惑也很多,赵老师,我们是全台建一个微信,还是一个栏目建一个微信?还是一个主持人建一个微信?客户端呢,是我们电视台建一个客户端呢?还是每个栏目建一个客户端?还是谁想建客户端就建个客户端?于是,现在电视台有一个客户端的,也有一百个或一千个客户端的,其中也不乏客户端做得非常大,比如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的客户端,已经过了1亿用户。当前,电视台面对的是移动互联网这样一个结构,必须进行巨大的调整,微博、微信、客户端怎么布局,是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此外,电视台对其他两个方向也很感兴趣,一个叫大数据,一个叫云计算。我看到今年CCBN,到处都是云,各种视频云;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在做大数据,于是,我们看到现在电视台在做的项目都是推进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应用;为了未来技术升级,他们还做了另一个体系的考量,即具备多平台分发能力,包括有线、无线、IPTV,网络电视台,有线数字电视,卫星电视,还有互联网电视;过去十几年我就看到一波一波牌照的发,都是发给播控平台,一个一个播控平台的建设,这些播控平台之间成为多个通道,都能够通到电视机,有人想通到电视机,有人想通到三屏,有人想通到多屏,大约是看广电想往外面屏上走,电信想往电视机上走,大致都是这个结构。

 

  但在这么多通道下,电视台目前为止主要依靠的还是有线网(当然还有卫星)。我们老讲“威胁论”,其实我觉得2014年是电视台长得最好的一年,电视台个头最大,体量最多,但是我们也在想,因为很多人在担心电视台收入会不会下滑,虽然前些年都在增长。居安思危,电视台一直在积极加大媒体融合的力度和考量,我经常给各个电视台汇报,建议他们可以看看优酷,可以看到Youtube,看看Netflix在做什么,然后考虑电视台的模型往哪走。在电视台媒体融合的这些年,我们也一直跟着有线电视工作,2002年时我加入了总局的数字电视小组,做了八年天威视讯的独立董事,还通过华数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跟着华数的业务发展走了大约十年。在跟有线网这十年的过程中,我觉得有线网做了很多的功课,不少有线电视公司忙了十几年媒体融合这件事,不管它叫什么,大量的忙在机顶盒上,在网络改造上,也在新的增值业务平台上。我们现在看广电增值业务的开展,技术体系跟机顶盒模型的建设,也花了十年的时间,我觉得取得了很大的努力,取得了很大的效果,但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有线电视网的媒体融合到底要怎么做,当然了,我也跟大家汇报,其实电视台的我也没想明白,报业的我也没想明白,通讯社的,我们还在研究,但我觉得有线网上游的电视台做了这么大规模媒体融合的动作以后,作为一个重要传输通道有线电视这块,也势必会受到上游生态的重大影响,我觉得看有线电视这么多年发展以后,有线电视一个非常主营的业务还是电视台的节目,还是它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其它很多尝试还是不如电视台对有线网的影响大。面对这个问题,面对有线网的尝试和我们的环境,讨论有线电视网整个的反响,可以再反省一下新媒体的影响、互联网的影响,最近CCBN今年讲的很多思想里面都有大量互联网的元素在里面。

 

  今天还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个概念是关于新媒体的概念,其实这个新媒体的概念我讲了很多年,但我也是这两年有不同的理解,这个理解就是说,什么是新媒体,我觉得美国有个《连线》杂志的定义,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传播是新媒体,这话看完以后,我一直没有感觉,直到大约2013年的时候我才逐渐明白它在讲什么,因为我从2011年下半年一直到2013年上半年都在美国访学,出去了很长时间,回来以后我大约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也在这里给大家做一个分享,我们看这个哲学,它是基于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可以传送任何信息,这是一个理念,所有的互联网和新媒体大约也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理念。

 

  我们在理解传统媒体跟新媒体差异的时候,这个哲学的出发点就变得非常重要,举个例子,我们知道打扑克、打拖拉机,原来打拖拉机要凑四个人,找个地方打,后来在互联网上出现了浩方这样的游戏平台,游戏平台就可以实现所有人和所有人打拖拉机的理念,为什么它会发展,它是符合了这样一个理念,网游的快速发展也是实现了所有人跟所有人打游戏的理念,不用再等四个人,而且是随时随地,晚上三点多醒了睡不着的时候,要打拖拉机凑四个人,那多困难,上网就可以打,所有人和所有人的游戏,就是网络游戏,于是在这样的平台下,它就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所以,什么叫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解决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无时无刻,我们的PC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我们就进一步强化,完成所有人和所有人无时无刻、随时随地的传播,这就是进一步强化,于是大家看到,它强化了这个哲学理念,于是得到的空间和发展就更大。

 

  在这样一个哲学思想下,具化的东西就是计算机技术加上互联网技术进一步影响了新媒体,这两个词我写了20年,其实最近几年我才看明白,为什么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影响我们,之前我们讲的互联网,电脑连上宽带,上面出一大堆应用,这是之前我们讲的互联网理念,终端产业、网络和平台构成了新媒体的三个组成部分,第一个新媒体碰到的就是计算机,我们在计算机上开始了第一个新媒体理念的变化,到了2008年,我自己的观点认为,计算机技术进入了手机,把手机变成了计算机,于是带来了移动互联网的革命,现在另一个问题就是计算机技术在进入电视机,把电视机变成计算机,变成什么样的计算机,再说,带来的革命就是家庭互联网革命,电视机是非常有价值的,只是它没有计算机化,原来我们放个机顶盒,无非是想把它变成计算机,当然了,也有人想把它变成纯屏,如果是纯屏,电视机就没有前途,电视机一定要是计算机,会带来非常大的,类似互联网的革命。当然了,现在还有人想做车联网的革命,因为车在中国有很多台。

 

  当前,我们的网络正在朝互联网转化,不管是哪个网,无线的和有线的,正在互联网化,互联网化连上计算机,整个体系,原来PC连固网叫互联网,手机连4G Wi-Fi,加上固网,变成了移动互联网,电视机连上有线网、智能电视网,就是家庭互联网,在这个体系下就构成了互联网的整个体系,然后才是上面的各种应用,我们的应用一波波,是优于终端和网络整体架构下能够推动的平台应用,所以我们看到所有的应用都在转型,我们现在看到优酷也好等等大的厂商都在往移动互联网搬,移动互联网革命到今天已经六年了,还有好多人没搬过来,正在搬到一半的路上,我们看到大的互联网企业都花了几十亿美元完成这次转型。

 

  当智能终端出现的时候,它解决了一个问题,当每个人都配有一个终端,PC也好、手机也好,立即完成了所有人和所有人,通过网络的连接实现传播,且这个传播是随时随地,无时无刻的传播。但是,是不是现在所有网络都能传播呢,至少视频传播对所有网都还是困难的,大规模视频传播谁也做不到,尤其国网现在研究的4K,甭管电信还是广电,只要把4K信号弄成几十个频道传上去,立马瘫痪。

 

  但是,无容置疑,现在很多理念从互联网已经转到了移动互联网,比如我们看到了苹果和谷歌,看到了Android的开源系统和苹果的终端系统,App平台,于是所有人都讲有线网要不要做App?反正不跟谷歌学就跟苹果学,要么就把Android平台做大,要不就做成自己独立的App平台。第二个是开源体系,由于安卓开源,后来SDN也开源,ARM芯片也开源,我看到了开源的生命力,这次展会上很多人讲SDN的开源网络,我在想,有线网要不要开源,我们已经看到,硬件现在发展的,像小米这样的系统在做的方式,我们也很震惊,我们看到了小米手机,很快就看到了小米电视,小米电视对生态的影响是什么,我们搞不清楚。同样,我们还受到了另外的影响,比如应用商店,在苹果公司拉开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我们做了豌豆荚、中国移动应用商店,我们在有线网的平台上做应用商店,以后大集成,把几十万个开发应用全放上来,你就有苹果模型但应用商店发展发展,中国出现了另外一套东西,像微信这样的超级应用,大家突然觉得玩这么多还不如玩一个,一个成了顶一大堆,大家又困惑了,因为苹果和谷歌是开源和封闭的体系,两个对立的,App应用和超级应用的博弈又左右了大家的视线,然后整一个微信出来就统治全球了。

 

  大约是跟移动互联网的变化受了很大的启发,有线网也开始考虑,到底是开源还是封闭,到底抓哪头呢?具体碰到的问题就变成了三段,第一,有人在抢终端,大家觉得盒子也好、智能电视机也好,这就是iPhone,怎么能做出个iPhone来,只要能做成iPhone,绑定应用平台,我们就能成为行业一霸,这是一种理念,于是很多电视机厂商、盒子、APP平台,大家都在想,这是一个挑战。另外一个是做网,甭管有什么终端,没有好的网都没用,都没信号,什么都传不出去,有什么用?大家在网络技术上推动,有好几个走向,特别是大家会往无线上想,起码是无线的网,加上更宽的固网,各种组合来解决,这是第二波人,但这波人的能力不多,有线网是有能力之一,无线网也是有能力之一,这块的人没那么多,我们现在看到的虚拟网络运营商是很神奇的;第三波人是做应用,大家都想到底做什么应用,怎么做出个微信来,做不出微信,比微信小点儿也行,或者什么都做,做成一个APP平台,做成应用的方式,在电视机上也是两种,电视的有线网里,我给大家汇报的新媒体的三段论在有线网里大约也在争夺这三块,每块都有牌照,每块都有各种各样的牌照,在国外是每块都有各种各样的标准,无非是技术壁垒、政策壁垒来保护各块的发展,但我们整体的模式是看移动互联网的变化,作为一个跟有线网共事这么多年的人,我一直觉得智能电视一定是独立的生态系统,要不就没有系统。为什么是独立的系统,它的操作系统,大家最关心的TVOS,一定是独特的一家做出来的,网络传输基本是本着网络的模式,但也可能有创新性思维,会有独特的业务平台,如果它跟着移动互联网走下去,我觉得它就会被移动互联网同化,当然,我觉得移动互联网很想把电视这块地吃下来,吃下来以后它的生命周期就能延展很多,对现在的技术厂商都能延展很多,微信就找到了更大的空间,我觉得智能电视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个独特的东西,是因为我觉得乔布斯当年用手机打破了那么大的一个体系,这个体系的人到现在都没有跟上移动互联网这条路,所以家庭互联网一定是独特的,要么它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延伸,要么就是移动互联网。

 

  除了现在看到的移动互联网理念对我们的影响,我们还应看到未来的技术趋势,比如可穿戴设备移动化,移动互联网的延展就是奔着物联网去,现在有线网已经开始追物联网了,物联网也是三件事儿,终端、网络、平台,但它一定也是独特的,它的生态一定不一样,为什么?因为首先从国际上来讲,我相信占据产业链上游的人一定要重新洗牌重新玩才有竞争优势,老玩,玩得大家都学会了,模仿的越做越好,到头来就没得玩,同样,在这个网络体系上还有很多的新技术,比如百度提出的人工智能,现在做了就是战略性领先,不做,等人家做出来,就得靠战术了。前两天给新华社写一个评论时讲机器人记者,我觉得这是新华社要考虑的问题,把我们的眼睛带到我们所不能达到的地方去。之前我在麻省访问的时候有一个实验室专门做的就是人的情绪和终端的互动,他们的理念是说,一个机器,假如叫人工智能,连一个人快乐不快乐都搞不清楚,这叫什么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起码得把人哄高兴了,如果把人弄哭了,也太悲摧,所以这个很关键,怎么识别一个人开心不开心,高兴在哪儿,这是一个研究方向,还有很多前瞻性的技术值得关注。比如谷歌靠热气球做的Wi-Fi终端把这个南半球做了一个覆盖的网,极大推动了无线网络覆盖的问题。类似这样对网络的思考还有很多,我在麻省访问的时候,有一个实验室在研究十年以后的网络结构,假设的前提就是现在所有的网络结构都是不合理的,不管对错,这是科学家,假如都不对,那更对的是什么还不像我们写十二五规划,是在前面的基础上研究怎么发展过来,借鉴前面的优势和资源,就是颠覆,怎么把现在的网络结构颠覆掉,很多问题,不一定要按现在的玩法,这就是新技术带来的变化。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互联网的思维对我们的各种影响,这跟我们用的技术平台和思路有很大的关系,从我对有线网融合的理解,我跟有线网十年,我觉得有线网可能要从哲学层面多思考一些,多做一些所有人向所有人传播的工作,再把终端网络和平台,一体化的模型考虑一下,要不要跟着移动互联网走,要跟移动互联网走多远,还是彻底变成跟移动互联网一体化,我觉得现在大的方向就是要奔着移动互联网一体化的方向走,我们在用手机做遥控器,在借助各种手机和电视机,我们已经看到,手机才是老大,电视机连老三都排不上,那还要不要坚持电视机是老大,以后让手机跟电视机玩,但我们现在都信了,我们要跟着手机玩,我倒不这么理解,我觉得总有一天手机也许要跟着电视机玩。

 

  对这些前沿性的技术和领域,我们该以怎样的姿态进来,这是媒体融合非常关键的问题,做媒体融合的时候,报业也好,电视台也好、通讯社也好,包括有线电视公司也好,我们要思考,再讨论和反思,因为这是整个行业思考的问题。

 

  最后一分钟广告时间,我们成立了一个国网实验室,这个国网实验室是我们跟国网建了以后建的,因为我们跟各个有线网公司太多年的合作和朋友,我们确实想用一个全新的理念还有新的技术研发模式,新的技术体系,引到全国有线电视网的建设里来,这些模型是我们有线电视建设,我认为比较需要的,因为我们现在在这个思维模式、技术环境和我们已经服了手机,就证明我们有很多需要向手机学习的地方,国网实验室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跟大家共同进步,向大家多多学习。


分享到:
Copyright @2013 CCB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3940号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