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日展会开幕 还有
首页  ▏  加入收藏   ▏  中文  ▏  English
CCBN-BDF专题报道回顾
联系方式
企业参展:
010-8609 5411 / 5614 / 2648 / 5435 / 3437/1381
参观报名:
010-8609 3436 / 1340 / 5140
CCBN-BDF论坛报名:
010-8609 1381 / 1774
杜百川:有线电视即将进入云平台时代
发布时间:2015-06-18
信息来源:CCBN组委会

3月24日,第二届CCBN有线数字电视运营商国际峰会在京隆重召开。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科技委副主任杜百川做了题为《有线电视即将进入云平台》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全文整理。

  云的问题我们考虑了很久,现实反而是其它行业云已比较多,为什么会怎样?

 

  我们先看一下基本数据,目前来说,从2015年的数据来看,总人口大概是72亿,活动互联用户大概有30亿,活动的社交媒体用户大概有20亿,移动用户有36亿,活动的移动社交帐户大概有16.85亿。全球IP流量,根据思科VNI,2014年固定的互联网流量年增长率大概在20%,管理IP流量大概是15%,但移动的流量年增长率在61%,数量非常大,而且全球智能手机的流量五年将会翻到十倍。2013到2018年,互联网的固定视频用户增长大概在27%,而移动视频用户的增长在70%,移动数据是非常大的。中国网民的规模也非常快,根据CNNIC公布的数据,2014年的数据,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已经达到47.9%,网民数已经达到了6.48亿。手机网民占到了整个的85.8%,所以增长相当快,根据工信部网站2014年11月(的数据),移动电话用户已经达到了12.81亿,移动互联网用户已经达到了8.6973亿,从上网人数的学历结构来看,初高中学历成为了网民的主力军,大概能占到36%,一个是30%,也就是说,60%以上初高中;从网民结构来说,学生、个体户、企业公司这三大块,还包括无业、下岗、失业,这四大块为主,而且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间已经超过了电视,每天三小时,每周21小时,而网络的2014年已经超过了26小时,网民对互联网的信任比例从2007年的35.1%,已经增长到2014年的54.5%,网民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也已经超过了50%,2013到2014年中国网民互联网应用的使用率如果从我们最关注的视频来说,增长并不多,只有1.1%,可能很多人觉得不太对,但实际上主要增长在移动,也就是说2013到2014中国网民手机互联网应用的视频增长了26.8%,从这个角度看,其实固定互联网的增长是很小的,但移动互联网的增长率非常大。

 

  为什么现在介绍这些,因为我们平时常会看到一些信息,比如我国的平均连接速度要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也有很多好的地方,我国的社交媒体使用比例就远远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再比如,我国的移动速度据称已经超过美国,这一条我是不太信,但这是人家统计的结果。不管怎么说,中国数据使用量要明显落后美国、欧洲、亚洲的发达国家,按照每个月多少个GB来说,中国现在排到第11位,要远远低于上面的意大利,包括巴西、西班牙、德国,包括法国、日本、英国、加拿大、美国和韩国,韩国是最高的。中国的网络视频用户规模,今年对去年有点下降,66.7%,但总量是增加的,增加的速度要减少一点,总得来说还是移动趋势,手机第一次成为了网络视频的第一终端,我们从这里面可以看到,网络视频电视只占到22.4%,但手机现在已经超过了电脑,成为第一位,71.9%。2013年网络视频用户的传统媒体接触率,在只看网络视频的人里面,看电视的人只占到44%,也就是说,很多刚才我们说的年轻主体,是网络的主体,比如刚才说的初高中生,这里面能看电视的有多少呢?只有44%,也就是一多半网络主力里不看电视。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在这个报告里最后提到了他们认为的视频行业发展方向,一是多屏化;二是会下沉到硬件,也就是平台、内容+终端的方式,会成为未来视频行业的主流;三是,内容仍然是视频网站的核心竞争力。

 

  从国家政策来说,2015年宽带中国主要引导目标,宽带网络能力持续增强,新增高清FTT、光纤到户覆盖家庭8000万户,一年就增加8000万户,这个数量不得了,因为我们现在的双线用户仅仅是三千多万,这也迫使广电必须加快我们整个系统的建设和改革的重大推动力,同时推动一批城市率先成为“全光网城市”,新建4G基站4000多个,新增4G用户超过2亿,刚才我们说了,视频向移动发展,移动现在要到2亿户,使用8M以及以上接入数的宽带用户数比例达到了55%,提升支撑100家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探索智能工厂、智能装备和智能服务新模式、新业态,支撑一千家工业及生产服务企业的高带宽专享服务,新增M2M终端1000个,促进工业互联网发展。像这样一个宽带中国的目标,广电应该如何加入其中,这是我们今年非常重要的任务,因为这是国家任务。另外我们要关注的是美国互联网企业支持改变宽带定义,为什么我说美国互联网企业?美国FCC主席打算把美国的宽带从4M下行1M下行改为25M下行到3M上行,但全美有线和通信协会马上表示反对,因为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但互联网企业都表示支持,这说明宽带定义对整个产业的平衡和促进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有非常大的影响,因为流媒体如果没有较宽的宽带,那么它的成功率就比较小。

 

  广电和电信用户的发展现在差距越来越大,总局公布的有线电视用户2.29亿,数字用户1.72亿,双向客户覆盖用户9500万,开通3000万,宽带用户7000万,直播卫星用户3200万,但工信部最近公布的宽带用户超过了7.8亿,固定宽带接入用户突破了2亿,其中8M以上用户占比突破了40.9%,三家基础电信业务的IP电视用户已经达到了3340万,超过广电的双向用户。因为IP电视就是双向用户,而我们广电的双向用户现在已经少于IP电视的用户。手机用户达到了12.81亿,移动用户达到了5.83亿,占移动电话用户的45.3%,4G用户已经达到了9728万,所有这些数据说明,从现在的发展看,广电和电信发展的差距是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

 

  另外一个发展趋势就是移动在向数据网转换,而数据网正在向运营网转换。这里要说的是Wi-Fi,Wi-Fi从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一直到现在的第五代,最高已经可以到3.6G,而且运营级的Wi-Fi在持续改进,从原来不能进入运营级的现在逐步进入运营级。

 

  而且Wi-Fi流量卸载移动的流量从2012年的33%到2017年的46%,平板甚至更多,大概要卸载71%。美国IP电视的运营商也将采用大量第五代的Wi-Fi,而且今年在巴塞罗那移动大会上,去年只有6个运营商参加了Wi-Fi的展示,GSMA的,今年扩大到30家。

 

  下一代热点,或者说运营级Wi-Fi现在逐步进入实际运营阶段,美国的Cablelabs已经开始了Wi-Fi-only的移动电话业务,也就是手机只有Wi-Fi,没有移动电话,这个手机一个月大概是10块钱,如果不是Cablelabs的用户,大概是30块钱,这一条也是现在在世界上对Wi-Fi直接进入运营的一个非常大的标志,刚才我还跟Cablelabs的主席Lammers一块儿聊天,说到美国现在有线运营商提出一个“Wi-Fi  First”,向移动转换,在第四季度股东会上,有人问起Comcast是否制定移动策略的时候,Comcast回答,“正在做”,也就是说,有线电视也要逐步从有线转向无线的策略,根据CISIC今年初的估计,三种移动通话的时间,VoWi-Fi/VoLTE/VoIP,VoWi-Fi的增长将会最快,达到了53%,而VoLTE只有41%,VoIP只有6%,而且估计2019年Wi-Fi连接的设备将是蜂窝的3.5倍,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Wi-Fi是将来我们有线电视一个非常重要的努力方向。

 

  这里就要讲到广播和电视融合的问题,怎么融合,目前,我觉得O2O在这方面提供了一系列挺好的思路,更具现实意义的可能还是一些Over的业务,比如VoIP,这几个概念都值得我们参考,2014年12月发布了一个DVB业务在IP网传输的标准,主要是使得电视业务如何通过IP网络,干线网,家庭网,最终在家庭网络终端得到实现,利用IP网络及其网络基础设施扩展原来的广播电视业务。

 

  同时,欧洲电信标准化协会ETSI也在指定伴随屏幕和码流标准,这是分成三部分,从去年10月份开始,第一部分是概念、作用和总体架构,第二部分是内容识别和媒体同步,第三部分是发现。这三个部分,这个标准做完以后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终端设备网络和通道的多屏业务融合,这个融合不是简单的显示连接,而是不同屏幕的不同通道实现了一个统一业务的融合,包括整个架构等。

 

  第三个标准是什么呢?从IP Over TS到IP Over DVB-x,这也是去年公布的标准,看起来好象是通用码流的包装标准,一个是协议,一个是逻辑链路控制,第三部分是部分IP鲁棒包头压缩,现在对广电的频谱争议很大,如果你的业务能通过我们原来的广播通道进行分发,那就不存在频谱的问题,也就是说可以完成互联网和移动新媒体架构,和广播架构非常简单的融合。欧洲做了一个试验,EMBMS经过DVB-T2转发,经过调制以后打成DVB-T2的包,经过DVB-T2的转发到了接收端把它取出来,再用EMBMS转到手机或其它方法,这样一个架构就使得我们广电的架构这里面是DVB-C2、T2、S2,地面、有线、卫星都可以,这就使得广电的架构和IP的架构很容易融合,并形成多层异构的协同覆盖。

 

  另外一个趋势,刚才我们讲的宽带中国里也强调了,互联和智能的问题,很多人把它比喻成“第三次计算浪潮”,也就是物联网,IOT,也有叫做M2M,也有叫做MTC,机器类型的通信,实际上说的是一回事,第一次和第二次计算浪潮使得目前全球每人拥有两件联系设备,70亿人拥有了12.5亿的可联设备,根据到2020年,要增加到每人7个,也就是说,76亿人会拥有500亿的可联设备,我们有线电视也要应对这样的增长需求,物联的需求,有线将来能做些什么。LTE也有这方面的,叫MTC,实际上物联跟普通设备连接有非常大不同的条件,比如电池寿命,覆盖深度要求更广,因为有线的LTE有时候覆盖不到,家庭的有些地方没有信号,有些建筑物里也没有。根据美国的一些测算,现在关于智能设备的连接有很多,像智能灯泡、智能厨房、插线板、窗帘,烟雾报警等等,这些都是增长比较快的,它会彻底改变传统产品设计、制造和销售模式,但物联网的价值主要是来自数据分析能力。

 

 

刚才说了这么多变化,我们在哪?我们要到哪里去?实际上我们现在面临社会、经济、技术都有很大的变化,社会已经改变,物质极大丰富,可选择性也极大的增加,电视四大件原来的概念已经完全不在,我记得原来我们80年代的时候,25英寸的电视要一万五,要票,要进口指标,现在32英寸一千块,如此,对电视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今昔比较一下,我们也不要太失落,因为这是社会发展所致。广播电视原来是新闻发布的唯一权威渠道,但现在已经不完全是,我记得我们以前早晨一定要看《新闻联播》,晚上要看《新闻联播》,一天两次,现在已经慢慢没有这个习惯了,转而通过社交工具获取新闻逐渐普及。技术改变就更多了,移动、Wi-Fi、中等屏幕的出现,除了一个新的名词叫Phablet,触摸、手势、语音等新型操作方法,海量信息高效搜索定位方法,包罗万象的云平台数据分析等。而且用户习惯也改变了,许多人现在已经习惯中小屏,而不是大屏,即使在沙发上看,也经常不离手机,我爱人是近视眼,看电视要戴眼镜,但直接拿iPad就不用,这些都是改变。

 

  那么我们应当做什么呢?

 

  第一,“无界”,我们对业务和服务从单一的服务和系统,要做到无界综合。

 

  第二,“敏捷”,对用户和需求,从事后了解无互动转化为随时响应。

 

  第三,“泛在”,对计算和服务,固定时间和地点对象,要做到随时随地和任何人。

 

  第四,“演进”,做到对整个系统的演进有一个循环完善和自动升级。

 

  应当说云平台是个理想的解决方案,2019年云的应用会占据整个移动数据流量的90%,如果我们要介入这个,90%的流量,我们只做10%,还是做90%的?那就是我们的选择。

 

  云的种类和业务,根据被授权使用云计算资源的不同实体来区分,可以风为封闭的一群人、一定范围的一群人,还是公共人群,可以分为私有云、社群云、公共云和混合云,业务模式可以分为软件作为服务、基础设施作为服务、平台作为服务。云服务队企业IT系统的影响是非常不同的,我们可以探索这三个:如果是内部部署的话,我们完全自己控制;如果是软件作为服务,你一点都不能控制;如果是平台作为控制,应用程序和数据受你控制;如果是基础设施结构,从操作系统往上,是由你自己控制。这一条对我们跟其它运营商合作的时候有非常重要的因素,云平台将来是我们广电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如果你现在跟别人合作,你所拥有的,可能大家看过最近马云的讲话,他认为,将来的驱动既不是互联网也不是别的,而是数据,而云平台最重要的资源就是用户的数据,也就是这些数据进来以后是我们以后最主要的资产。在我们跟别人合作的时候,如果这个东西不是被自己掌握,而是被别人掌握,那等于是你最重要的资产被别人掌握了。所以为什么有这张图,主要是想提醒大家,如果合作的话,什么东西是由你自己控制的,什么东西由别人控制。

 

  当然,实际上云平台主要有两个支撑,一个是大数据分析,时间问题我就不详细说了,还有一个是社交网络的问题。今年央视春晚110亿次“摇一摇”和互动峰值,每分钟达到8.1亿次记录,说明了社交媒体的潜力,但如果只停留在红包和一两次大型活动,那就会令人失望,也就是说,社交媒体和云平台的结合必须是常年的,是经常性的。

 

  还有就是跟CDN的关系,目前CDN正在做虚拟化,欧洲最近,去年10月份到今年1、2月,连续发布了20到30个关于网络功能虚拟化的标准,说明网络功能虚拟化目前正在大幅度的往前走,远远超过SDN,云同时和家庭网络和设备的虚拟化在这些里都有,所以我专门举出了家庭虚拟化业务,这是ETSI  NVI  001,这里面专门讲到的家庭网络如何虚拟化以后和云平台的关系,这个也有相应的标准,同时家庭虚拟环境如何和整个云平台的关系在这些标准里也有所定义。我们可以说,家庭虚拟化将改变运营方和家庭设备的关系,在这个情况下,所有机顶盒会有一个硬件,但这个硬件就是非常普通的、通用的硬件,而且在云里面会对每个硬件都有虚拟的网关。我记得在很多群里讨论广电的网关怎么做,机顶盒怎么做,将来机顶盒和有线网的关系怎么做,我建议大家可以去看一看欧洲发布的这些虚拟化标准,我觉得非常有参考价值。比如ETSI从2014年10月份一直到今年1月份密集颁布的NFV标准。

 

  最后我要讲几个不同的问题,互联网、电视台和有线云的发展路径,应是不一样的。

 

  内容集成实际上有不同的方法,第一,由电视台节目制作方集成;第二,由集成运营方来集成,比如有线电视;第三,由用户自己集成,用AirPlay、DLNA、Miracast等无线推送集成,不同操作系统,iOS、安卓上的视频内容应用软件集成,应用软件节目集成商集成;还有云平台——它的特点是无界、扩张和兼并,集成的后台系统。从这一点上说,互联网电视,台的云平台和有线云平台是竞争关系,谁第一次抓住了观众,最后观众就是他的,当然也会有变动。现在互联网平台已经扩展得非常多,比如百度、阿里、腾讯、新浪都已经在做视频的分发,我们也可以看到视频网站的用户渗透率相当大了,而且也有直接的云电视,我可以不借助任何其它的网络直接把电视到家。有线平台的扩张,目前国网已经有云了,还有华数云、歌华云、百视云等等,都在兴起,这些云目前已经不单单只限于自己范围的视频分发,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实验,当然需要有执照,从这个角度说,不可能每个有线运营商都建个云平台,和互联网云平台的合作有可能会“引狼入室”,有线电视运营商打破地域限制是迟早的事,所以我觉得,通过云平台整合是必须要做的事,刚才吕建杰也在说,全国正在做全国网的整合,我觉得云平台的整合和资产的整合应当同时做,否则要晚,等全国都弄完了再建云平台,我觉得可能会晚,云平台首先开始业务的整合,有可能会更快。当前,制播的云平台已经在和有线竞争,因为现在IP电视都是台里提供的节目,实际上有些IP电视的平台是由电视台负责的,所以这也是一个从节目集成到终端的,如果它也是个云平台,那么一定会造成这三方的竞争。也就是说,有线电视云平台和电视台云平台、和互联网云平台,如果都是做视频分发,那么这三个平台一定会有竞争,所以一定要进行规范,不能无序竞争,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或者说,广电的云平台需要有顶层设计,不能自由发展,电视台云平台怎么做,有线云平台怎么做,互联网云平台应当怎么做,也就是说,广电要加强对云平台建设的顶层设计,需要尽快对互联网视频云平台、智能电视云平台、有线电视云平台、电视台云平台规范管理;广电要加强电视台云平台和有线电视云平台的顶层设计,规范与其他领域云平台的关系;第三,广电云平台要加快与大数据、社交网络、移动网络、家庭网络和物联网等先进技术的融合,进行颠覆性创新。


分享到:
Copyright @2013 CCB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3940号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