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日展会开幕 还有
首页  ▏  加入收藏   ▏  中文  ▏  English
CCBN-BDF专题报道回顾
联系方式
企业参展:
010-8609 5411 / 5614 / 2648 / 5435 / 3437/1381
参观报名:
010-8609 3436 / 1340 / 5140
CCBN-BDF论坛报名:
010-8609 1381 / 1774
罗小布:歌华有线在云计算、物联网和大数据上的建设思路
发布时间:2015-06-18
信息来源:CCBN组委会

3月26日,在CCBN2015召开的主旨论坛上, 歌华有线副总经理罗小布老师重点分享歌华在云计算、物联网和大数据上的建设思路。

 

【为了跟形势,赶时髦,来了很多和尚,有的经我一看基本上是从老祖宗那来的,比如说《大藏经》、《小藏经》,有些经我一看邪了,跟李洪志差不多。所以我今天讲的题目希望大家看到我的经,利用我的经来打击邪教,反法轮功。】

 

广电肯定是有很多落后的地方,但是有一个东西千万别落后,因为那个东西不落后,党和政府就一直还保护着广电——这个不能落后的就是紧跟形势,如果跟不住形势,就真的落后了。

 

今天,我想重点强调的是云计算、物联网和大数据,对广电意味着什么?

 

第一个,要求广电融合创新。其实把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加上我们的媒体服务,它就融合创新,这就是我们理解的互联网+。举个例子,在座的各位如果未来下载了歌华在手机端的APP,就可以调度你今天晚上想看的电视——因为歌华已经建了云平台,当你调出了《甄嬛传》,无论几集或者全集,不是用3G、4G看,因为看不起太贵,歌华会把《甄嬛传》送到你最近的CDN上,等回家只要跟歌华的Wi-Fi一连接,信息就会自动到你手机上,明天上班的时候你可以把《甄嬛传》带到地铁里去消费——这就是融合创新。

 

互联网+还有一个要求,广电不要老是基于你原有的业态,要创造新业态。什么叫新业态?最典型的就是无处不在的电视,而且免费看、随时看。互联网+还有一个要求,广电要开放,要让大众参与,包括扶持创业、促进创新。因为在互联网+里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就是大众创业,而广电谁都不让参与,就你独网,谁会待见你?同样的,我们这里强调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尽量开放,包括歌华现在是每一个栏目我都尽量外包一个合作伙伴,甚至包几个合作伙伴。目标是什么?大众参与。

 

还有一个,就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广电原有商业模式的师傅是个演员,你们都认识,叫宋丹丹,宋丹丹跟黑土谈恋爱,因为薅的羊毛都薅成秃子了,最后被批斗了,广电也是专门薅羊毛,把用户宰的跟秃子一样;而互联网的思维是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歌华马上要做的智能教育-奥林匹克项目,大概一学期课程800块,但我就扶贫,我就给穷孩子全免费。你知道一个东西如果富人有了穷人没有,对穷人来讲就嫉妒,但如果倒过来穷人有了富人没有,我们做过调查,富人小孩说必须有,因为他心里是嫉恨的。穷孩子一免费,富孩子自然就上来交钱。这个例子是什么概念,谁是羊毛?富孩子。谁是狗?穷孩子。谁是猪,金猪?就是富爸爸。这就是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

 

智能家居、智慧社区、智慧城市都是一样。3月23号刚刚发布的“创新驱动改变一切”,里面有两个东西希望广电明白,一个就是创新在社会的地位,广电要想翻身仗没有别的路,只有创新。但是我们有创新的环境吗?在企业有一个创新的人叫另类。我罗小布一辈子追求创新,到广电都快十几年了,别人说这人根本是另类,另类是客气的,没说我是怪物就不错了。还有一个,在这次国务院的意见里面专门提出来的要打破垄断,打破自然垄断,广电就是自然垄断。

 

再讲下云计算。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感受过云计算,但是我要解疑释惑几个问题,一个是云计算不是新的玩意,古罗马就有了。古罗马这些东西,道路的分杈多协议,包括各种要求,只不过现在的云计算现代一点。而且云计算的老师其实是蚂蚁,因为蚂蚁就能告诉你什么叫最短路径,怎么样合理的资源分配分工。

 

为什么大家要上云计算,因为云计算能够帮助广电赚钱,传统的致富方式叫劳动致富,广电还行,懂得劳动致富,要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增加收益,这个广电会,但是互联网的致富不是那么回事了,讲什么?讲剥削致富就是OTT。什么叫OTT,OTT就是剥削致富,什么叫剥削致富,就是欺男霸女加奴役。像马化腾霸占了移动的网络,然后发明了一个微信,实际上是霸占你的手机,让你玩微信上瘾,天天为他供应流量,所谓的欺男就是抢占公共资源,所以霸女就是霸占你的终端,让你享受他的剥削。这就是OTT。为什么大家喜欢云,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因为它可以创造体验,创造各种各样的体验。

 

再正式认识一下云——英文Cloud。C是什么,就是公共资源。L是什么?位置的独立性,你在任何位置都能享受云。有线电视就惨了,只能在家里。为什么曾总讲我们要向无线网靠拢,就是在任何一个位置都能享受云这叫L。什么叫O?就是在线。云是基于网络的,没有网络不行,至于是移动网还是有线网,其实是不挑的。U是按用量计费,无关交换的什么,只要交换就行。最后一个是D,即按需分配资源。把云的五个字母全拆了,也就把云建设好了。

 

那么我们追求云的成功干什么,广电制定云的战略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其实广电还没搞清楚什么是生意,最傻的命题是卖机顶盒的生意还是做媒体的生意。很多广电的说卖机顶盒的生意,结果卖到现在厂家都不卖了,就你一个人身卖,把服务商甩出去都没戏,而且要命的是一个盒子不行改第二代,整个变成了盒子研发中心,然后业务始终起不来,他只能跟进最好的盒子,变成了盒子的奴隶了,傻不傻,老是指望我能赶上技术发展的潮流,认为乌龟总可以跑过兔子的,别忘了乌龟跑过兔子是乌龟中途在睡觉,现在遇到了摩尔定律,永远不睡觉,拼命的降价。今天,对于我们有线网络,要命的是技术人员跟做媒体的人差别太大——技术人员永远看到最先进的机顶盒,跟你讲一大堆,其实做媒体的都用最差的机顶盒,为什么?强调规模效应,这就是差距。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做云,云是为了什么,其实就是为了那么一点点的优势。

 

再来讲一下所谓的广电的战略。拿韦尔奇的战略理论,也就是波士顿的战略理论来讲,看一个行业,有增长性和占有率两个指标,歌华今天在媒体行业里是高成长性的,好在我们也是高占有率的——歌华最近收入的增长主要是靠媒体产业。而有线电视收视费是低增长率的,但却是高市场率,如果按照波士顿理论,必须用现金流去扶持养活明星产业,那么就面临一个问题产业,什么是问题产业?就是高成长性的但是是低占有率的,比如现在的智慧城市,特别是杨老师做的物联网,包括车联网,都是高成长性的,但是你是低占有率,这就是你的问题了。最要命的问题是什么是瘦狗,说那个行业是高成长性但是你是低占有率,其实这个业务就很难。在有线公司里面就是低占有率,本身就是低成长性的,类似于瘦狗,按照波士顿理论就该扔了。扔掉个人宽带不等于说不要互联网,在座的各位绝对不服,死活说我的业务发展的很好,我承认农村电信光纤你可能占点便宜,在城市里面你能过了今年根本不错了,随着宽带中国计划的实施,我相信在今年内百兆宽带可能一个月的费用也就30到40块钱,你拼得过吗?很典型的,中国移动搞了一个一天一块钱宽带,随便用,马上就开始,我们扛得住吗?

 

今天的媒体是以手机为中心,不是以电视为中心,请在座的广电同仁不要忘记。我们为什么要基于云,说白了就是借脑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未来在IT界、在网络界话语权的问题,其实我们做云是抢夺计算权。逻辑非常简单,新业务靠大数据,数据靠计算,计算靠云平台。云平台没有,你就没有计算权,没有计算权你就没有话语权,就是这么个逻辑。

 

下面我要澄清一下关于云的一些误区,云不是万能的,咱们反对形而上学。第一个别听骗子,今天有很多骗子告诉你,你借我的云你就不用做云了,我告诉你,这绝对骗你。因为现在无论是实践还是实际应用,包括企业的竞争力,从企业竞争到用户体验都是证明混合云是最佳的。因为他在把一个很基本的东西讲歪了,很简单,说今天北京到广州全程高速就你一辆车跑你也得跑两天。所以那帮人是不谈的,你百G,我万兆,你以为在马路上跑光纤呢。告诉你最基本的尝试,任何地方的光纤都是曲里拐弯的,不可能是直的。现在过一个节点都得起来折腾一下,公有云能够向你提供服务,能够让你有保障?开玩笑。而且用户感受到延迟是会要你的命的,最典型的是亚马逊,每延迟一百毫秒就减少多少收入。

 

还有一个谬误,云平台造就了瘦终端,然后终端就可以很便宜,100、200块钱都有,甚至CPU都不要,然后有了云平台万事皆大欢喜。尝试都不懂,第一个是绝对的谬误,286的处理器能装现在的Windows吗?任何一个Windows都有一个基本的配置。你想买一个旧的,旧的还越贵,不是越旧的越便宜,规模化生产决定的。最要命的是把一个并行计算跟串行计算搞混,云的优势是并行,握手串行还是要靠机顶盒本身。

 

实践证明,当你的需求稳定的时候,下载到手机上的服务最可行。很简单,今天在座的各位也可以通过云来实现打的软件,那你干嘛下载?所以,不要形而上学,云是有云的作用,还有一些在做云的时候,把一些技术的思想没掌握就胡套。

 

广电急需要云解决哪些问题?要命的问题是通讯的问题,特别是可视通讯。今天咱们搞了半天网,除了传输网,咱们连最基础的都没有,基础的就叫通讯,别叫别的,别叫交互,基本的通讯先起来,把它搞起来再说,更别谈社交了,那是梦一样的东西。还有剥削,广电要做的是OTT互联网,OTT移动网,结果坏了,咱们出了很多内奸,OTT自己革自己的命。你看广电这帮人多损,典型一个白眼狼,吃广电的饭,还要革他爹的命。包括多屏互动,包括APP下载,还有一个要命的是升级,广电现在机顶盒升级几乎是恶梦——云平台就很简单,上面升级一个下面就OK了。

 

广电云平台也可能遇到很多难题,首先第一个难题实际上是思想问题,有些没有搞清楚,什么叫IaaS?实际上就是存储物理的空间,但是这种空间是写字楼,写字楼什么概念,水电煤气乱七八糟都是通的,家电都是齐的。另外一个PaaS就是富士康,要冷藏有冷藏,有焊工有焊工,检测设备都有,你来加工。什么叫SaaS,就是成品商店,超市。大家别搞那么复杂,先把基础的东西搞清楚,你就有思想。

 

还有一个问题我也要提一下,刚才杜总也提了,今天我们做云计算看看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第一个变化,就是SDN,软件定义网络。不出意外的话,看这个世界的发展趋势其实就看几家公司,第一家公司是IBM,为什么看IBM?IBM有句话很难,叫无论一大步还是一小步都是带动世界的脚步,牛。世界的国防、金融离不开IBM。第二个就是思科,看他怎么做。第三个英特尔,第四个甲骨文。思科怎么做?思科不出意外应该把路由器卖了,说白了就是富士康化了,超市就能买到了,为什么?因为他做SDN了。

 

另外还有一个说明,物联网现在很容易实现,在座的各位下了N多APP,把你的APP物理化就是物联网。哪有那么复杂,其实物联网的世界已经到了,手机每用一次APP实际上就是一个物联网,别搞的那么复杂。一个环境是物联网可能替代互联网,还有一个环境就是HTML5,它的交互能力很强,还不光是交互能力很强的问题,要命的问题互联网大量的存量的信息资源可以充分利用。

 

环境变化还有一个大哥大,Win10出来,Win10出来对环境有什么影响?今天小米用的语音还是Windows8的语音,马上改win10了。包括工业4.0,包括IBM,IBM说我做什么计算?我做认知计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计算厉害了,不是简单的云计算了。再看一个哥们,英特尔,我们知道笔记本电脑里做CPU,他们的目标是穿戴设备,为穿戴移动设备做CPU,为物联网做CPU了,干这个了。还有一个哥们,甲骨文,这个哥们玩数据库,人家改了,说我不玩数据库,专门做客户关系管理,变化大了。

 

最后一分钟说一下创新驱动,第一个要搞清楚平台与业务的关系。大家经常把平台和业务搞混了,你要做平台就是招商引资,什么概念?就是开放。同样的,我们只有创意驱动才能让广电OTT,我们看一个创意,创意的目标是我要成为互联网上的奶妈。我们就看一个东西,如果你只有5分钟消费媒体,你会消费什么?90%的人说我上网,同样的命题,上网前5分钟干什么?90%的人说我会浏览新闻。90%的新闻里面绝大部分来源于哪儿?来源于主流媒体。我要提醒的是我们今天在互联网上有新浪腾讯,我们在手机上有凤凰新闻这样的专用的新闻栏目,请问电视上有吗?电视上没有。我们在广播频道的时候有CCTV—1,我们在交互电视上有CCTV—1吗?属于交互的,没有,所以我们要打造新闻为主体的CCTV—1。

 

我们的建议是国网要做新闻拆条中心,主流媒体产生的新闻大概有80%左右还没有上互联网,日均的新闻拆条量2500小时到3500小时,最要命的问题是它可以产生N多的新闻的形态,是全媒体。把新闻拆条中心分为三个中心,有一件傻事可以做,千万别干,就是办网站,也就是说只卖链接不卖网站,充分调动新浪、腾讯、搜狐的积极性。这里面最核心的一条,由于他向所有的互联网上的这些大佬们供应大量的链接,就会产生流量倒挂,机会就来了。因此我们能够抢占互联网的前5分钟,就抢占了主流阵地,就OTT了互联网。包括对手机的发行采用联合发行或者独立发行都行,形成一个多赢的局面,这是我给国网出的招,招的名称就是想问一下互联网奶妈是谁?互联网的奶妈他的名字叫CCNC,也就是中国有线网络公司新闻拆条中心。谢谢大家!


分享到:
Copyright @2013 CCB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3940号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